海盛娱乐

为摆脱难缠工会 福耀美国支付了74万美元的咨询(2)

摘要:《底特律新闻》11月10日的报道援引了福耀玻璃美国公司总裁刘道川(Jeff Daochuan Liu)在投票风波结束后的一份声明,其中提到“我们尊重员工支持或拒绝工...

  《底特律新闻》11月10日的报道援引了福耀玻璃美国公司总裁刘道川(Jeff Daochuan Liu)在投票风波结束后的一份声明,其中提到“我们尊重员工支持或拒绝工会的权利,我们也佩服他们勇敢地拒绝了这个面对其全球会员数不断下降的现实,而企图增加会员支撑收入的工会”。这样的言论似乎揭示了一种雇主心态:工会以一种方式花费大量金钱来说服工人,为自己创造收入;雇主也只是以另一种方式花费大量金钱来说服工人,为自己创造收入。这种方式可以是雇佣一家劳资关系咨询公司,获得对自己有利的指导。这种作法本身就合法且普遍。

  但对于工会通过金钱说服工人并为自己谋利的言论,UAW的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工会也拒绝了详细说明他们到底花费了多少金钱来组织起福耀工厂的工人们。

  福耀美国的副总裁Tim Reynolds在UAW投票前发表声明,表达了对工会阻挠的不满。“我们取得这样的成就并不是因为有UAW这样的第三方……这些成就是团队合作的结果。我们大家聚在一起,学习如何设计、制造和运送优质的玻璃,并提高安全和效率。”

  福耀集团的创始人曹德旺甚至认为,美国之所以会产业衰退,工会权力过大难辞其咎。对比同类在美国投资的中国企业,福耀集团开始对州政府或工会的态度并不强势。

  2014年,福耀集团来到俄亥俄州的莫雷恩投资,花费逾5亿美元,对一座废弃的通用汽车厂进行整修,并最终占领了北美25%的汽车玻璃供应市场。

  然而,由于这家公司的中国管理层与美国员工之间出现了激烈的文化冲突——中国人注重生产效率与速度,而美国人更注重生产安全与规范,这家公司的工人们从2015年就开始寻求工会帮助,开展抗议活动,并陆续在媒体上发声,指责该工厂对美国生产标准与规则的漠视,反对不安全的工作环境与不公平的待遇。

  《纽约时报》于2017年6月12日撰文报道了这种以福耀集团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在美国遭遇的水土不服。中国企业在国内理所当然的家长式管理态度,在美国被视为专横随意,受到了比在中国更多的来自工会的阻力。

  UWA向福耀集团发起了猛烈的工会运动,并试图帮助莫雷恩工厂的工人们组建一个由UAW代表的集体谈判单位,争取工人权利。

  但同时,福耀美国本身也在不断改善这种中美劳资关系文化差异的窘境。据《纽约时报》6月12日报道,工厂采取了许多新的安全措施,还将生产工人的时薪提高了两美元。

  《代顿每日新闻》也于12月15日报道了福耀美国新设立的“困难基金”,称公司已为员工设立了高达3000美元的困难补助金,该基金将在员工遭遇困难或灾难时期直接向其提供财务援助。

  福耀集团1987年成立于中国福州,是专注于汽车安全玻璃的大型跨国工业集团。1993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2015年于香港交易所上市。目前,福耀集团已在中国16个省市以及美国、俄罗斯、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建立现代化生产基地和商务机构,并在中、美、德设立4个设计中心,全球雇员约2.4万人。

为摆脱难缠工会 福耀美国支付了74万美元的咨询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