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盛娱乐

公共政策抗辩仅在裁决违反最基本的道德和正义观念时适用(美国案例)

摘要:2019 年 10 月 17 日,在 Sladjana Cvoro, Serbia v Carnival Corporation, d.b.a. Carnival Cruise Lines , Case:18-11815 一案中 ,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以下简称法院)认为,仅因仲裁适用的外国法所提供的...

20191017日,在Sladjana Cvoro, Serbia v Carnival Corporation, d.b.a. Carnival Cruise Lines, Case:18-11815一案中,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以下简称法院)认为,仅因仲裁适用的外国法所提供的救济少于根据美国法提供的救济,并不一定意味着该裁决违反了公共政策。公共政策抗辩“只有在确认或执行外国仲裁裁决会违反最基本的道德和正义观念时才适用”。因此,法院支持了地方法院所作的命令,即驳回Cvoro根据《纽约公约》第52)(b)条提出的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请求,和根据《琼斯法案》和一般海商法提出的请求。

一、背景介绍

20128月,塞尔维亚籍国民Cvoro与巴拿马籍油轮公司Carnival Corporation, d.b.a. Carnival Cruise Lines(以下简称Carnival)签订了《海员雇佣协议》(以下简称“《雇佣协议》”)。《雇佣协议》约定通过仲裁解决所有法律争议,“仲裁地点为伦敦(英格兰)、摩纳哥、巴拿马城(巴拿马)或马尼拉(菲律宾)中离海员母国较近的城市([t]he place of arbitration shall be London, England, Monaco, Panama City, Panama or Manila, Philippines whichever is closer to the Seafarers home country。”《雇佣协议》还包含法律选择条款,约定适用Carnival游轮的船旗国法律。

20128月起,Cvoro在巴拿马籍船舶Carnival Dream上任职。在雇佣期间,Cvoro的左手腕出现疼痛和肿胀,在船上治疗没有成效后停职并返回塞尔维亚治疗。2013528日,Cvoro接受了Carnival指定专家的手术治疗。据Cvoro称,其病情由于该医生的过失出现恶化。在接受各种专家的进一步治疗后,Cvoro的左手仍然存在严重的运动障碍。

随后,Cvoro根据《雇佣协议》的仲裁条款,在离祖国塞尔维亚最近的摩纳哥对Carnival提起仲裁。Cvoro根据美国法提出以下两项请求:其一,根据《琼斯法案》(《美国法典》第46编)第30104条,要求Carnival为其选择的手术医生的过失负责。其二,根据一般海商法的供养和治疗原则,要求Carnival提供医疗救治并支付医疗费和食宿费。Cvoro后来撤销了第二项请求,因为Carnival事实上已经支付了Cvoro的所有医疗费用和食宿费用。

作为一个初步问题,仲裁员认为当事人在《雇佣协议中》约定适用船旗国法律,而涉案船舶的船旗国为巴拿马,故仲裁程序应适用巴拿马法。另外,涉案争议与美国没有充分的紧密联系(唯一的联系是Carnival的主要营业地在迈阿密),仲裁员进一步认为仲裁程序不适用美国法。

毫无疑问,巴拿马法律不承认一项基于海员离船后发生岸上过失的替代责任的索赔(On that score, it is undisputed that Panamanian law does not recognize a claim based on vicarious liability for shore-side malpractice occurring after a seaman leaves the vessel)。仲裁员认为,Cvoro提出的残障索赔完全是针对塞尔维亚岸上医生的医疗过失,该行为发生在Cvoro离开任职船舶之后,Carnival没有义务支付任何残障索赔。此外,仲裁员的还认为,Cvoro基于侵权的索赔不能得到支持,因为其未能证明Carnival在任何方面存在直接过失。因此,仲裁员驳回了Cvoro的所有请求。

20165月,Cvoro请求佛罗里达南区地方法院:(1)根据《纽约公约》第5条撤销和/或拒绝承认及执行仲裁裁决;(2)针对岸上医生的过失导致的损害,根据《琼斯法案》以及一般海商法要求Carnival承担替代责任。

20184月,佛罗里达南区地方法院作出命令驳回了Cvoro的上述两项请求。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