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盛娱乐

沃尔沃接棒通用年夜罢工 美国汽车业堕入艰屯之

摘要:[db:摘要]...

(原标题:沃尔沃接棒通用大罢工 美国汽车业陷入多事之秋)

沃尔沃接棒通用年夜罢工 美国汽车业堕入艰屯之际

对于在美国设厂的车企们,罢工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一个月的挣扎和妥协之后,通用终于走出了被罢工笼罩的阴霾,但紧接着,沃尔沃就陷入了同一个怪圈。不可调和的劳资冲突已是一把火,衰颓的传统汽车制造业是另一把火,而特朗普那句“让制造业回流”又浇上了几滴油,如此,矛盾的鸿沟愈发难以弥合。或许,问题的核心不在于“通用们”,也不在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而在于滚滚向前的行业车轮。

沃尔沃接棒通用年夜罢工 美国汽车业堕入艰屯之际

沃尔沃接力

铁打的工会,流水的车企。就在与通用汽车初步和解之后,UAW又要马不停蹄转向下一家车企。根据安排,当地时间本周一,UAW和沃尔沃集团旗下的麦克卡车公司(Mack?Truck)将恢复合同谈判。上周,UAW与通用汽车达成临时协议,超过4.8万名通用汽车工人的罢工在一个月后暂时停止。但与此同时,沃尔沃旗下的麦克卡车公司却有超过3500名工人开始了新一轮罢工。

虽然不如通用汽车的4.8万人大罢工引人注目,但沃尔沃与通用汽车工人的罢工初衷如出一辙。根据协议,麦克卡车与UAW成员的合同在10月1日到期,双方在合同到期之前展开了谈判,UAW向麦克卡车提出了包括薪资调整、轮班保险、假期制度、医疗保险等多方面的要求。但多轮谈判后,双方并未就上述事项达成一致。

“麦克卡车在合同到期之前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措施改善员工待遇。”在罢工开始前,UAW秘书长雷·库里致信沃尔沃卡车北美劳工总监威廉·沃特斯。当然,沃尔沃方面也提出了异议。麦克卡车公司的负责人马丁·韦斯伯格发布声明表示,对UAW的罢工决定感到惊讶和失望。沃尔沃发言人约翰·密斯则认为,罢工开始前,麦克卡车“曾提出了一份丰厚的报价”,包括大幅提高员工薪酬和福利待遇。

难以达成一致的结果便是实质性的罢工。12日,麦克工厂工人开始罢工行动。据悉,罢工发生在麦克卡车在宾西法尼亚州的主要工厂Macungie及位于马里兰州哈格斯敦的发动机和变速器工厂。这是近35年来麦克卡车经历的第一次工人罢工事件。

根据沃尔沃方面的说法,如果麦克卡车工厂的工人继续罢工,势必将会影响沃尔沃卡车的生产。而目前,罢工已经造成了沃尔沃位于哈格斯敦的动力总成工厂停产,约3000名员工被临时裁员。

难念的经

罢工的伤害似曾相识。约20亿美元的损失、25万-30万辆车的减产、20万个工作岗位的削减,这是通用汽车的4.8万人大罢工后的狼藉场景。为了应对罢工所带来的生产线停滞问题,通用汽车不得不暂停了墨西哥一座工厂的生产,该厂6000名员工因此失业,之后10月初,通用汽车又宣布裁撤其墨西哥工厂的415名员工,该工厂主要生产V8发动机和变速箱。

仿佛是一个恶性循环,罢工的导火索正是各家车企对裁员和关闭工厂的需求。去年11月,通用汽车宣布,将花费30亿-38亿美元用于裁员,且将在2019年关闭五家北美工厂,另外还将于2019年底关闭两家北美地区之外的工厂。彼时,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表示,裁员是因为汽车行业出现变革,而公司之后的重心和投资将会放在电动车的制造上。

与通用类似,沃尔沃目前面临的情况也并不乐观。上周,沃尔沃公布了最新业绩,2019年前三季度,沃尔沃汽车保持了增长势头,全球销量达507704辆,同比增长7.4%。但卡车业务却显露颓势,该团在第三季度的卡车订单量同比大幅减少了45%,其中,北美地区的卡车净订单同比下降81%。沃尔沃CEO伦斯泰特将其归咎于2018年订单水平上升后需求下降,并表示公司已经减少了产量,并将在未来几个季度进行进一步调整。

正如伦斯泰特所言,现在正值卡车制造商进入生产周期的下行阶段。经济和制造业活动的放缓,再加上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让货运行业的动荡加剧,加剧了新车订单的下滑。此外,汽车业本来就容易出现较大的周期性波动。行业研究公司ACT公布的数据显示,从今年初至今年9月,8级卡车的净订单下降了21%。

整体来看,美国制造业的减税红利已经逐渐消退。最新的数据显示,占据美国经济版图11%的制造业,已经持续低迷了15个月,贸易不确定性损害了商业信心和投资。10月1日,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公布了9月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该数字为47.8%,跌至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是连续第二个月收缩。

强扭的瓜

(责任编辑:admin)